FANDOM


對鴉片戰爭的影響 Effects on the Opium War

九龍/官涌之戰對中英雙方都帶來非常重要和深遠的影響。

首先,對中方而言,這場勝戰令清道光輕敵,正如陳海壽(2002)的《圖說中國海軍史》所指:『官涌山勝利復,清廷對形勢產生錯估,下諭與英國停止貿易,不必取具甘結,把該國船隻盡行驅逐出口。』其次,九龍海戰後,道光在林則徐的《會奏九龍洋面轟擊夷船情形摺》奏摺上批硃:『既有此番舉動,若再示以柔弱,則大不可。』其後,更降諭『既已大張撻伐,何難再示兵威。』(籌辦夷務始末卷八),顯示其為對夷人強硬用武的轉捩點。

對英方來說,義律對廣州防務的強勢有了更深入的了解,促使其日後尋求更強大軍事支援及改攻廈門和定海的決定,有跡可尋。

1839年10月: 道光19年九月初九(18391015),道光下諭:『所有該國大小船隻,游奕洋面跡有可疑者,均著驅逐出境。』

九月二十三日(1029),再奉上諭:『日後再有反覆,即當示以兵威,斷絕大黃茶葉,永遠不准交易,俾冥頑之徒,知所儆懼。』

九月二十八日(113),道光再就九龍戰報回摺,降諭:『既已大張撻伐,何難再示兵威。』同日,發生穿鼻海戰及官涌之戰。

十月十六日(1121),上奏《會奏穿鼻尖沙嘴疊次轟擊夷船情形摺》。

十月二十一日(1126),林則徐正式宣佈停止與英國貿易,十一月初一封港。

十一月二十九日(184013),道光就穿鼻官涌之戰的奏摺回批,並降諭:『此次士密夷船復敢首先開放大砲,又於官涌地方,占據巢穴,接仗六次,我兵連獲勝仗,并將尖沙嘴夷船,全數逐出外洋。該夷心懷叵測,已可概見,即使此時出具甘結,亦難保無反覆情事,若屢次抗拒,仍准通商,殊屬不成國體,至區區稅銀,何足計論。我朝撫绥外夷,恩澤極厚,...即將英吉利國貿易停止,所有該國船隻,盡行驅逐出口,不必取具甘結,...

十二月初一(15),道光批諭:『凡係英吉利夷船,一概驅逐出境,不准逗留。』

十二月初三(17),林則徐上奏《斷絕英夷摺》:『其沿海各省,...應請敕下各省督撫一體嚴行防堵,以絕去路。』同月,改任兩廣總督。

十二月初四(1月8日),林則徐奉諭驅逐英船出境,稟覆《遵旨宣布英國罪狀並設法驅逐國船隻出口摺》:『...即將英吉利國貿易停止。所有該國船隻,盡行驅逐出,不必取具甘結。...自十一月初一日起,停止該國貿易,...迄今二十餘日,該夷巡船貨船停泊長沙灣處,外洋雖風浪靡常,仍遷延未去,此封港一月以來之實在情形也。』

十二月二十六日(130),道光再降諭:『林則徐已實授兩廣總督,文武皆所統屬,責無旁貸,倘查拿不能淨絕根株,惟林則徐是問。所有沿海各直省督撫,已降旨飭令嚴密防堵,不留去路矣。』

1840年:

停止兩國貿易後,英國的貨船和兩艘軍艦士密號和華倫號仍然留在外洋不去,更有傳言指英國將有兵船續至,林則徐遂決定火攻。


道光20年二月初四,林則徐上奏《燒燬匪船以斷英船接濟摺》:『正月二十七日丑刻,...出其不意,一齊發火,...』

二月初四,上奏《密陳駕馭澳夷情形片》


二月英國派遣海軍艦隊總指揮懿律(George Elliot,1784–1863)率領東方遠征軍來華。

三月英國議會通過對華用武的議案。


三月二十六日,上奏《尖沙嘴官涌添建礮臺摺》及《請改大鵬營營制摺

四月十三日,上奏《行商願捐繳三年茶葉行用以充防英經費摺》及《修造戰船摺》

四月二十五日,上奏《添設營汛衙署等項估需工價銀兩摺》


五月初九後,上奏《磨刀外洋焚剿販英船擒獲漢奸摺》: 繼二月初四燒燬接濟夷船23隻後,五月初九在磨刀外洋首次主動攻擊,先暗伏島嶼,並派線民假裝接濟,成功把一隻夷船燒燬,並有傷亡。可見當時中方改變策略,反守為攻。


五月二十五日,上奏《英人續來兵船及粵省布置情形片》:據引水探報:五月二十二日,望見九州外洋來有兵船二隻,一係大船,有礮三層,約七八十門,其一較小,有礮一層。二十三日,陸續又來兵船七隻,均不甚大,礮位亦祗一層。又先後來有車輛船三隻,...


六月初四(7月2日),英艦駛入定海洋面,三日後(7月5日),攻陷定海縣城,知縣姚懷祥死。定海一役為鴉片戰爭正式揭開序幕。


六月初五,上奏《英國續來兵船封鎖廣州海面情形片》:英吉利來粵兵船,除上年所到之士嘧、華倫兩船,及本年續到之都魯壹、唂吧士兩船,...嗣於五月二十二、三等日,又到大小兵船九隻,車輛船三隻,遊奕外洋,東停西竄。...


六月二十一日,上奏《英國兵船移泊校椅沙情形片》:茲查六月初十前後,該英夷兵船內有七隻及車輛船二隻,又陸續開出老萬山,揚帆遠去。...統計現在共有夷船十隻,雖仍散泊外洋,而間有一二船乘潮駛至相距虎門五十餘里之校椅沙一帶,...


七月初十日,上奏《密陳以重賞鼓勵定海民眾誅滅敵軍片》

七月十九日(8月16日),上奏《敵船在粵尋釁續籌剿堵摺》及《密探定海敵情片》:


八月五日(8月31日),上奏《關閘地方礬石洋面疊將敵船擊退摺》:七月二十二日未刻,英逆華偷倫等,...由九州外洋駛至近澳迤北之關閘一帶,突然開礮。迨閘內閘外官兵一齊趕到,...水陸夾擊,將夷船前後桅柁打傷,並擊沈三板數隻,礮斃逆夷落水者不計其數。...立斃夷兵目一人及夷兵十餘名,夷船且戰且逃,至戌刻俱向九州大洋竄去。...計接仗至三四時辰之久,查點我兵陣亡者六人,壯勇內亦傷斃三人,...八月初五日卯刻,在冷水角瞭見火輪船一隻,駛至龍鼓面,即令快艇及原雇拖風各船,先往追躡,各放礮火,擊其船腰,該火輪船即刻逃去。隨探得龍穴西南有夷兵船一隻,其東首又有夷兵船四隻,三板五隻,我師追至申刻,...把總李亮、記委毛旭升,連開三千斤銅礮二門,將其前面頭鼻打壞。...迨被我師攻敗,傷斃多人,...


八月,上奏《閩省向粵撥借火藥已籌解片》


八月二十二日,欽奏上諭,派琦善為欽差大臣。


八月二十九日,上奏《奉旨革斥自請處分摺》及《密陳辦理禁煙不能歇手片》


1841年:

Home